大河号 > 正文

河南新石器时代考古有重要收获

2022年11月28日 9825
分享至:

11月27日,由中国考古学会、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省社会科学院、河南省文物局、三门峡市人民政府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门峡市委宣传部、三门峡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渑池县人民政府承办的首届仰韶论坛通过线上直播举行。

我省考古工作者在论坛上介绍了渑池仰韶村遗址、灵宝北阳平遗址、南阳黄山遗址、宜阳苏羊遗址等考古新发现、研究新收获。

仰韶村遗址:首次发现高等级房屋建筑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李世伟介绍说,仰韶村遗址第四次考古发掘于2020年8月启动一直持续至今,发现遗迹丰富,有房址、壕沟、窖穴、墓葬等,出土一大批文化遗物,包括仰韶文化早期、中、晚期和龙山早期、晚期。在遗址南部发现一座仰韶文化大型房屋建筑,在中部发现四条大型人工墙沟。高等级房屋建筑遗存在仰韶村遗址首次发现,为研究仰韶遗址及豫西地区仰韶文化时期房屋建筑的类别、形制、技术等提供了新材料。出土同时期的玉钺、玉环、象牙镯形器等高等级遗物、“混凝土”地面等建筑材料,说明此时是仰韶遗址文化发展的高峰期。

李世伟说,围绕仰韶村遗址进行动物考古、植物考古、人骨考古等多学科研究工作,取得了一系列新认识。仰韶村遗址先民的肉食资源获取方式以饲养家猪为主,偶尔猎取鹿科动物、鸟类及捕鱼,属于开发型的肉食资源获取方式。

仰韶村遗址第四次考古发掘极大丰富深化了对仰韶村遗址文化内涵的认识,表明该遗址内涵丰富,学术价值较高,是渑池盆地一处大型中心聚落,对研究豫西地区社会复杂化和文明化进程具有重要意义。

北阳平遗址:发现多重环壕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院副院长魏兴涛介绍说,灵宝铸鼎原联合考古队2022年继续在北阳平遗址北部及中南部发掘,发现仰韶文化房址7座、壕沟2条等。

房址中F5为大型圆角方形半地穴式,现存面积172平方米、房内面积约150平方米,复原面积近250平方米、房内面积约200平方米,是该遗址现已发现的最大房址,房内两处用火设施,一为室内门口的较大火塘,另一在房内东部偏南,居住面涂朱。

壕沟中G1宽近15、深约9米。G2宽13.6、深6.85米。壕沟壁较直,有较好防御能力。

魏兴涛说,该遗址已发掘的仰韶中期房址跨遗址北部和中南部,分深穴和半地式两种,有大、中、小不同规模,其中半地穴式房址与周边西坡、下河、庙底沟、桃园遗址同类房址比较来看,其结构、建造方式、建筑材料等基本一致,表明仰韶中期房屋建造已趋于模式化和成熟化,尤其是F2炭化木构件的发现,为史前建筑研究提供了难得资料。

在大的聚落布局上,在遗址偏南部勘探发现3条东西向壕沟,其中已解剖的G1、G2年代基本一致,很可能在仰韶中期聚落南部有二重或三重环壕,初步显示北阳平遗址较之西坡聚落具有更强防御能力。

黄山遗址:发现体量类似粮仓群

    

      南阳黄山遗址获得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从仰韶到石家河,黄山遗址见证了南阳地区新石器时代文明发展的重要历程。黄山遗址面积大,遗迹规格高,内涵丰富,高等级墓葬和大型制玉作坊的发现说明遗址是当时的政治和经济中心,它反映了当时南北文化交流融合发展的社会复杂化和文明进程,是探讨南阳盆地、江汉平原文明起源和文化发展的关键遗址,也是研究中华文明的重要遗址。考古工作一直在进行当中,至2022年11月,在山顶、山东台地、山西岗地等地进行发掘,出土数以千计的仰韶、屈家岭、石家河文化遗迹。仰韶中晚期,地面圆形粮仓群密集出现,其中面积50平方米粮仓同一层面就有5座。码头清理约三分之一,在岸上发现丰富的仰韶文化、屈家岭文化建筑遗迹。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马俊才介绍说,黄山遗址科技考古成绩突出,植物考古发现大量粟和稻颗粒,整个遗址中杂草种子稀少,或许该遗址并不从事农业生产,其食物资源可能有供给或贸易而来。动物考古确定整猪和下颌骨均为家猪。

  马俊才说,黄山遗址是一处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屈家岭文化、石家河文化玉石器制作特征明显的中心性聚落。仰韶早期大型夯基房址、中晚期坊居建筑与作坊址、形制体量类似的粮仓群、多人一次性合葬墓、规模很大的码头与运河、宽大的西外壕等遗迹极其罕见,精彩纷呈。

苏羊遗址:发现龙山时期大型墓地

    

       苏羊遗址位于河南省洛阳市宜阳县张坞镇苏羊村和下村,坐落于洛河南岸的二级、三级阶地上,北临洛河,南望熊耳山。遗址面积60多万平方米,文化层堆积最厚达5米以上。

  洛阳市考古研究院院长赵晓军介绍说,在聚落考古理念的指导下,依托“考古中国一中原地区文明化进程”研究重大项目,从2021年3月至今,洛阳市考古研究院联合西北大学、北京大学对苏羊遗址进行了系统的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发现了人工环环壕、生活区、墓葬区、人工湖沼等重要遗迹现象,基本弄清了遗址的分布范围

  和聚落功能区划分情况,目前共计发掘面积1600平方米,发现了仰韶和龙山两个时期的遗存,其中以仰韶时期为主,发现了仰韶时期人工环壕1条、房址42座、灰坑256座,多人埋葬坑1座,发掘出土数以万计的遗物。发现龙山时期房址1处、灰坑16座、灰沟2条、墓葬9座。通过调查、勘探发现了龙山时期墓葬区,面积约1.5万平方米,目前在此区域已发现300余座排列整齐的墓葬。从出土遗物看,苏羊遗址存续时间从仰韶早期一直到龙山文化晚期,文化序列从早到晚发展连续稳定,文化谱系一脉相承,且含有大溪、屈家岭、红山,大汶口等诸多文化因素,为不同区域之间的文化交流碰撞提供了新的材料。

  赵晓军说,考古工作有针对性地开展了碳十四测年、动物考古、植物考古、体质人类学、同位素分析、古DNA等多学科研究工作,以期揭示这一时期中原地区多元文化交融和社会复杂化状况,助力中华文明探源研究。(作者:张体义)

来    源丨河南考古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大河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