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号 > 正文

从石佛到二砂,郑州的文创故事

2020年10月29日 5374
分享至:

郑州城市印记丨文创园区

把工业遗存“变废为宝”,

在浮躁的都市中培育一片富有文化、创意的土壤,

嵌入艺术与人文、时尚与潮流的元素,

这就是让许多艺术家和文艺青年趋之若鹜的文创园区。

国内最富盛名的,

莫过于北京的798艺术区。

而近年来,

其他城市的文创园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如上海老场坊、广州红专厂、成都东郊记忆、重庆鹅岭二厂……

而在我们生活的郑州,有这样的文创园吗?

他们的缘起与发展又经历了哪些有意思故事?

01

萌芽:石佛的野蛮生长

在郑州,
第一个能被称作是文创园的地方,
不是在某处经过改造的工业遗址,
而是在一个叫做“石佛”的村子上。
据载,村里有座古寺,始建于唐初,寺内有两米多高的石雕佛像一尊,雕刻精巧、形象逼真,该村便因此得名石佛村。

1965年出生的黄国瑞,自幼在石佛村长大。他从小跟着一位医生学画画,后又师从书画名家学习油画,成了著名青年画家。

2000年春,黄国瑞去了美国纽约,纽约的当代艺术不仅强烈震撼着他,也给他带来无限创作灵感。旅美期间,他创作出了《天泉》《倾斜》《错位》《春色无边》等作品,得到当地艺术家的认可,名声大噪。

2006年,黄国瑞从纽约回到老家郑州石佛村,成立了“石佛村179号”画室。自此,石佛村逐渐成为本土原创艺术家的据点。他们纷纷租下村民的顶楼,自行建造彩钢房。随着一栋栋红色房顶的房子建起来,石佛村成了本土艺术家们心中的理想国。

截至2008年底,这个曾经号称郑州“最具艺术气质的村庄”,居住着近200名画家、雕塑家、陶艺家、摄影师以及音乐家。

后来,城中村要进行大规模改造,艺术家逐渐搬离,有些甚至彻底离开郑州。规划蓝图上的郑州石佛文化艺术产业园,如今已落成在高新区的东大门。但整齐划一的公寓楼,让人感觉少了些草根的艺术气息,多了些商业和资本的味道。

这就是郑州文创园的最初萌芽,从民间的野蛮生长,到规范的商业化运作。变的是运营方式,不变的是艺术家矢志不渝的艺术追求。

02

探索:二砂文创初体验

“我们并不缺少艺术家,缺的是生长空间。”冰空间当代艺术机构负责人姜山,在石佛的5年里,办过工作室、经营过酒吧。从“石佛”出走后,他选择了二砂。

2014年初,怀揣对艺术追求的年轻人聚集在西郊的老厂房里,创办了集展览、雕塑、机车、收藏、艺术咨询于一体的“二砂艺术中心”,他们的努力目标,是在这个承载城市记忆的建筑中,打造出郑州的“798”艺术区,让艺术更接地气儿。

那时的郑州,并没有一个成熟的艺术区。一听说二砂的老厂房要对外出租,这些艺术家们就盯上了这些独具特色的工业建筑,除了因为房租低,还看中了这里的氛围。

老厂房与艺术的完美结合,
迸发出新的生机与力量。
一时间,
这里便成为郑州文艺青年的打卡地。

可惜好景不长。激情刚被点燃,就被现实给浇灭了。

2015年11月,土地所有方白鸽集团对全体租户发公告,称将在2016年1月1日收回所租赁的土地、房屋,因为根据郑州市政府的规划部署,这里将进行整体搬迁及统一再规划。

03

发展:多点开花,摸索前行

2017年,

可以说是郑州文创园发展的一个重要节点。

在这一年中,

有三家文创艺术园区相继开园,

给文艺氛围相对贫瘠的郑州,

注入了新的养分。

位于北三环沙口路的良库工舍,前身是上世纪四十年代留存的“兴豫面粉厂”。这座面粉厂由法国留学归来的史隆甫先生,联合20多位工商界人士共同组建,生产火车头牌面粉。

良库工舍

修京沙快速时,厂子被保存下来,进行修复改造,建成了集联合办公、艺术中心、艺术工坊、影视产业链、艺术剧场为一体的综合艺术区。

良库工舍

良库自正式运营以来,举办过多场文艺沙龙及新品发布会,入驻过百余家文创类企业,盛极一时。如今,这里却正在停业整修,何时重启尚不得知。

良库工舍

在经开区,李卫国与青年艺术家姜山共同创建了“彩虹盒子”,他们将画廊、艺术品创作、展览展示、音乐演出、收藏、艺术教育等多种功能有机结合,把这定位为集艺术、文创、潮流、创业四位一体的综合性文化艺术产业园区。

也许是体量较小、位置较偏,也许是周边环境所限,或是运营思路出现了问题,彩虹盒子一直没有达到预想中的人气。

■彩虹盒子

今年,“彩虹盒子”打算扩大经营面积,规划建设剧院、民宿等新业态,希望通过二次创业实现自我救赎。

■瑞光创意工厂
这三家中人气最旺的,当属二环支路瑞光创意工厂

瑞光创意园前身是创建于1983年的瑞光印刷厂,2013年瑞光印务外迁,老板张歌伟决定把厂房改造升级,打造成一个服务郑州文化建设的文化产业园区。

光创意工厂

产权明晰、开发运营思路清楚,瑞光已经赢在了起跑线上。艺术工作室、设计公司、创意餐饮,这些极具造血功能的业态,让瑞光走上良性发展之路。每次经过,都能看到络绎不绝的打卡者来这里拍照、消费。

瑞光的劣势也很明显,空间有限、交通不便,未来发展的天花板很低。

光创意工厂

除了这三处文创园区,黄河路上油脂化学厂的东院,也曾因创意餐厅和摄影工作室的营业让人眼前一亮,但也终是昙花一现,风光不再。而在西院,几处老旧厂房的改造正在进行,园林设计公司、火锅餐厅、酒吧等公司已经进驻,完成了内部装修,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

但放眼望去,整个园区的道路、管网、水电等基础设施,仍是半拉子工程,有待进一步完善。

04

复兴:重生与新生

与个体经营和民间资本的步履维艰相比,
政府与大企业主导进行的文创园区开发,
显然能撬动更大的资本与资源。

今年8月,郑州市国棉三厂家属院内,张贴了中原区政府关于改造国棉三厂的一份征收补偿方案。这次改造,主要是针对国棉三厂生活区内存在安全隐患、且具有建筑特色、具有文化保留价值的苏式建筑群区域。

早先的规划显示,国棉三厂老厂区,也将被改造成郑州市纺织工业遗址博物馆。

9月17日,由郑煤机老厂区改造提升建设的芝麻街双创园正式开园。

该园将积极引进以创新平台型项目、工业研发设计、节能环保服务、检验检测、电子信息大数据等科技服务业企业,助力老城复兴。

10月17日,郑州中国二砂文创园开园仪式暨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在园区包豪斯建筑内举行。

重新开门的二砂,将聚焦工业遗存保护,实施品牌战略,打造建筑设计、文化和艺术交流展示平台,形成具有鲜明历史文化元素符号的现代化活力社区。

一时间,郑州的文创园区迎来了二次爆发。如何看待这些新开文创园区的前景呢?

曾于2014年在二砂艺术中心创业的王铮谈到:“二砂的建筑体量和历史文化价值,在郑州都是独一无二的,再加上星河、国创这些专业团队的规划设计与运营,所以非常看好它未来的发展!”

从北京回郑州发展的策展人姜一鸣表示:“对于任何一个文创园区,重要的并不是它的硬件,而是负责运营的人,如果这个人是业内资深人士,懂得怎么把运营和艺术结合,那这个地方自然就可以做得很好。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艺术人才从北上广或国外回到郑州,相信郑州的文创园会越来越好。”

经历过石佛、二砂、彩虹盒子,见证了郑州文创园整个发展史的艺术家姜山,如今又在经开区第七大街做了一家山海美术馆,回归艺术本质。

谈到艺术园区的运营,他说,“一个艺术园区的运营,不是艺术情怀或艺术出身的经营者,是站在艺术之外或是直接的经营思维思考问题的,营收平衡增长等指标在左右他的思想。但是艺术是灵魂,没有灵魂的运营管理是很难实现最佳价值的。郑州艺术资源和艺术从业人员还相对有限,没有实现底层思维和商业模式融合,要将艺术空间运用于时代、创造于时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二砂文创园门前绿地
不管怎样,与自己相比,
郑州文创园区的进步还是显而易见的,
从无到有,
从步履蹒跚到满载希望。

现在,郑州人可以到家门口的文创园去打卡、会友,在特色老建筑里感受人文与艺术的气息。

当然,眼光可以放得更长远些,
说好的“国际郑”嘛。
除了打造文艺的网红打卡地,
我们需要培养
更多的高层次艺术人才、留住高水平艺术家,
创造出更有价值的艺术品与文创产品,
让郑州从面子到里子,都变得有文化。

(记者 郑子蒙/文字  马健 张艺天/图片)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大河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