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号 > 正文

深度解读【全国“断卡”行动】

2020年10月13日 8959
分享至:

昨天(2020年10月10日),公安部副部长、国务院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召集人杜航伟组织召开会议,部署即日起在全国开展“断卡”行动。会议召开后,在全国反诈界、金融业、通讯行业乃至国内外各诈骗、黑产窝点均引发强烈反响,那么,这个行动将对全国反诈工作带来哪些深远影响?会不会与我们每个人都有关?二弟综合多方渠道得来的信息,采用“六问六答”的形式,为各位带来全面解读。

1

 “断卡”行动断的是哪些卡?

关注终结诈骗(微信ID:antifraud2)的人都知道,当前电信网络诈骗持续高发的一大根源,是因为电话卡、银行卡的管理失控。大量“实名不实人”的银行卡、电话卡被骗子购买后实施诈骗,给警方的追查和打击带来巨大困难。因此,斩断电话卡、银行卡的买卖链条,就等于给骗子“断奶”,对于压发电诈案件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业界也呼吁已久。
国务院联席办此次部署的“断卡”行动,就是基于这样的考虑,而且“断”的十分全面、十分彻底。据二弟了解,此次“断卡”行动中的“卡”是广义上的“卡”。
在手机卡方面,既包括我们平时所用的三大运营商的手机卡,也包括虚拟运营商的电话卡,同时还包括物联网卡。
在银行卡方面,即包括个人银行卡,也包括对公账户及结算卡,同时还包括非银行支付机构账户,即我们平时所说的微信、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
这个界定,几乎涵盖了骗子当前使用的主流的通讯和金融工具,必将对整个诈骗业的生态造成巨大冲击。

2

为什么实施“断卡”行动?

“断卡”呼吁由来已久,那么,为什么在这个节点实施,而且是全国统一开展,二弟觉得应该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危害特别大。

“实名不实人”的电话卡,不但被犯罪分子用来搞电信诈骗,还会用来搞网络贩毒、网络赌博等犯罪。据新闻媒体报道,每年网络赌博流出的资金就达万亿级别,而这些钱大部分都是通过买卖的银行卡、对公账户或者第三方支付账户走账,难以追查和打击。而每一个被诈骗、被网赌沾染的家庭,都会有一个人间悲剧。

河南省周口市一男子因被骗8000元在银行门口上吊自杀

更关键的是,很多不明真相的大学生、村民,在被开卡中介忽悠后,不惜牺牲自己的信用办理电话卡、银行卡贩卖,最后被法律惩处或者信用惩戒,此生再难有翻身的机会,十分让人痛心。(具体参考:多名大学生突然被惩戒:还没走向社会,就已经被社会淘汰!

第二,时机已成熟。

这个行动,其实至少已经策划了4年。2016年9月开始,公安部、工信部、人民银行以及最高检、最高法等出台的多个关于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的文件、法律解释中,都提到了严管银行卡、电话卡的措施,但是受多种因素影响,直到今年开始,才真正开始落地实施。

前期各地按照帮信罪惩处了一大批收卡、贩卡的团伙,惩戒了一大批开卡、卖卡的失信人员,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也积累了成熟的经验(具体参考:重磅!国庆后多地将实施“断卡”行动,一张手机卡涉案,名下所有卡关停!),因此,这个时候出台可谓是水到渠成。

第三、高层已同意。

“两卡”几乎涉及到每一个成年人,实施“断卡”也必将会给部分人的生产、生活带来影响,可谓是极端重大而敏感,二弟猜测,这一定是得到了高层的同意后才部署实施的。而杜航伟副部长以国务院联席办召集人的身份出席会议,工信部、人民银行、最高法、最高检等部门领导均在会上发言,也能说明这一点。

3

 “断卡”行动将采取哪些举措?

从公安部刑侦局新闻通稿来看,此次“断卡”行动,主要采取打击、整治、惩戒三大举措。

打击谁?打击的是“两卡”买卖链条上的所有人。

根据以往办案中的经验,主要包括四类团伙。

第一类,开卡团伙。

自行或者经组织前往银行、营业厅或者通过信息化手段开班银行卡、电话卡的人员(即“卡农”),以及金融机构、运营商内部利用管理漏洞大批量开设电话卡、银行卡或者为开设提供便利的“内鬼”。

第二类,带队团伙。

诱骗或者组织他人开办电话卡、银行卡的团伙,这类团伙经常以“扫村”、“扫校”方式忽悠村民、大学生办卡,性质十分恶劣。

第三类,收卡团伙。

主要是接收带队团伙手机卡、电话卡的团伙,这些人又称“卡头”。有些物流公司、公司的员工也参与收卡。

第四类,贩卡团伙。

主要是接收全国各地收卡团伙办理的电话卡、银行卡,层层贩卖赚取差价的人员。

整治谁?整治的是重点地区和重点行业。

按照二弟的经验来看,重点地区应该主要包括两个地方:

一是“涉案”两卡较多的开办地、户籍地。

比如某些大学城、农村,整个学校、整个村子几乎全员出动开卡、卖卡,这一定是当地的基层治理出了问题,要重点整治。

二是“涉案”两卡的中转地。

比如毗邻东南亚国家的云南、广西,边境口岸较多、交通便利的广东、福建等,是“两卡”被邮寄或者被携带出境的重点地区,也会严加整治。

重点行业也包括两个地方:

一是金融行业,主要包括各银行网点、第三方支付机构,很多单位为了业绩放松开户限制,成为开卡团伙心中的“圣地”。

二是通讯行业,既包括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虚拟运营商,也包括他们的代理渠道、线上销售渠道等。

惩戒谁?惩戒、曝光的是“两卡”违法失信人员或者单位。

打击、整治肯定会采取一系列刑事、行政乃至民事手段,追究违法犯罪嫌疑人或者单位的责任,甚至要求其赔偿相关损失,但是对于危害程度较轻、尚构不成违法犯罪的人该怎么办呢?就是要“惩戒”。

公安部、人民银行已经出台多个文件,对出租、出售、出借、购买银行卡的惩戒措施已经十分完善,只要公安机关认定,就暂停其5年内银行账户非柜面业务和支付账户所有业务,并不得为其开立新账户。

而对于电话卡的惩戒措施,工信部一直没有统一的规定,目前四川、湖南、福建等地都做了一些探索,但还不够完善,估计本次会议后会有重大推进。

总之,二弟觉得,通过打击、整治、惩戒的措施,从顶层设计上规划了一套针对“两卡”违法犯罪团伙的刑事、行政、民事、惩戒处理体系,解决了各地处理“两卡”问题上遇到的一些难题,一定会扭转当前大量“两卡”被用于犯罪的局面。

4

“断卡行动实施后,

对骗子和黑灰产业会造成哪些影响?

会议明确要求,“要加强组织领导,细化工作方案,狠抓责任落实,加强宣传发动,确保“断卡”行动取得实效”。估计这几天,各地都正在研究会议精神,出台本地的实施方案,最起码,肯定都会争先恐后先开展一轮行动,打出自己的声威,那么,这将会对骗子和黑灰产业造成哪些影响呢?二弟作出以下猜测。

第一,骗子的生活更艰难了。

据公安部通报,今年全国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15.5万起,抓获嫌疑人14.5万名,同比分别上升65.6%和74.1%,骗子被抓的几率明显大了。再加上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偷渡出入境的费用越来越高,国外的窝点被迫解散,远不如以前舒服。而这次的“断卡”无异于“断奶”,必将给骗子以致命一击。

第二,“两卡”黑市的价格要飙升了。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新冠肺炎疫情之前,偷渡缅北的价格是100-200元,而目前,已经上涨到1万-2万了,即使如此,还有人要偷渡过去,因为他们只有去到缅北才能肆无忌惮诈骗。同理,“两卡”管治严格必将带来黑市价格的飙升,毕竟骗子根本离不开“两卡”。

第三,运用虚拟币洗钱的方式要注意了。

目前整治“两卡”的举措还不涉及虚拟币,而利用虚拟币洗钱正在成为主流,因此二弟估计,此后利用虚拟币洗钱的骗子肯定会越来越多,必须要提前谋划。

5

断卡行动中,将会有哪些“硬骨头”?

会议开了,领导部署了,方案下发了,但距离落地生效还有不少距离,二弟预估,在“断卡”行动实施过程中,还会有以下几个硬骨头。

第一,检察官、法官的认知问题。

公安机关最直接接触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熟知他们的最新犯罪手法,也是开展“断卡”行动的直接推动者。但是毕竟工作方案不能代替司法细则,从之前各地反馈给二弟的情况看,很多检察官、法官并不认可“两卡”犯罪团伙涉嫌帮信罪,对公安机关抓获的开卡、收卡、贩卡团伙不予处理,因此,各地公检法部门还要加强沟通,多借鉴成功的判例,将上级的严打部署切实落地生效。

第二,通讯行业的落地问题。

相对于金融行业,电信行业在“两卡”管理方面面临的难题更大。一方面是全国至今尚没有统一的惩戒政策,不利于“断卡”行动开展。另一方面,三大运营商的违规代理问题一直没有解决,虚拟运营商、物联网卡的问题最近几年也是比较突出,面临的治理难度更大,当然,如果整治成功,也最能见功。

第三,投诉问题。

因为前期管理的不严格,有不少人通过收购身份证、购买遗失的身份证等方式,假冒他人开办“两卡”的现象仍然较多,这就造成有些人可能再不知不觉间,自己名下的银行卡、电话卡就被卖掉了,如果“断卡”行动措施全面落地,必将对这些人带来影响,届时可能会收到大量投诉,二弟提醒各地在做实施方案时予以充分考虑。

6

断卡行动开始,我们每个人要做什么?

前面已经提到,因为个人信息的泄露、身份证遗失以及金融、通讯行业前期的管理漏洞等,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被人冒充办理银行卡、电话卡,而一旦“断卡”行动完全实施,按照现在的规定,一张卡涉案,名下所有卡或者业务都可能被暂停,将会对生活造成很大影响。

二弟在此特别建议,请身份证有遗失经历、前期电话卡或者银行卡有异常情况的人,一定要抽空去查询下名下是否有不知情的电话卡或者银行卡存在,以免被当做“违法犯罪嫌疑人”进行打击、惩戒,影响个人生活。

终结诈骗 原创出品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仅用于公益传播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大河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