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号 > 正文

长葛一老总,竟给他爹发短信:“中,老梁,咱俩从此恩断义绝!”

2020年08月02日 3488
分享至:

高中时期,家住黄河路的梁彦厅就是大家眼中的“问题少年”。

2006年,上高中的他经常逃寝通宵上网,第二天上午睡觉,下午逃课踢足球。他是班里第一个有智能手机的人,平时花钱大手大脚,哥儿们义气重,爱请客。

那时梁彦厅对规则没有概念,父母、老师几乎无人能管。

“像我这样的学生确实很难管理,一些老师几乎就把我放弃。”说到这句话时,今年31岁的梁彦厅面露悔色。

2008年梁彦厅参军入伍,因父亲不给“零花钱”,他打电话:“中,老梁,咱俩从此恩断义绝!”

如今,曾经的“问题少年”经过5年部队生活洗礼,退伍后成了一名物业经理。2016年,梁彦厅成立了自己的物业公司——“长葛市安邦物业服务有限公司”。

如今,梁彦厅为市区三家小区提供物业服务。

今年5月,安邦物业荣获防疫先进企业(全市仅两家物业获得)、优秀服务企业(全市仅三家物业获得)两项荣誉。

“问题少年”被送到山沟里受苦:“我知道父母就是让我去受苦的,但没想到这么苦。”

高中毕业后,由于成绩太差,梁彦厅无学可上。经过家人一番商量,他被迫报名参军。经分配,他成了山西山区一座看守所的守卫。“我知道父母就是让我去受苦的,但没想到部队这么苦。”

山西山区比长葛冷得多,每年十月基本入冬,十一月就会下雪。看守所守卫每天需站两班岗,白天、晚上各一班。

“冻到麻木”是梁彦厅站岗时最直观的感受。即使军用大衣外再披上羊毛大衣,子弹一样的山风依旧能够贯穿整个身体。

“虽然脚下放有电暖扇,但正对电暖扇的腿是温热的,另一侧依旧冰凉。遇上连续站岗,双腿甚至会失去直觉,电暖扇烤穿棉衣烧到皮肤时才会感到大腿一阵刺痛。”时隔十多年,这种刻到骨头里的冰凉梁彦厅记忆犹新。

父亲拒给生活费,梁彦厅:“中,老梁,咱俩从此恩断义绝!”

部队是个大熔炉,原来目无规则的梁彦厅很快便明白什么叫做“军令如山”。“部队的纪律可不是闹着玩的,犯错了会全军通报,而且我们与解放军不一样,监狱内看押的是犯人,执勤时必须打十二分精神。”梁彦厅说。

第二排右一为梁彦厅。

部队严苛的纪律和父亲教育方式的转变对梁彦厅性格的重塑起了巨大作用。

刚进武警部队时,为和战友搞好关系,一些“富二代”每晚都会买来大量零食和大家分着吃。梁彦厅不甘示弱,每晚“采购”200多元零食与大家分享。

不到一个月,带去的3000多元半年生活费全部花完,梁彦厅习惯性地向父母打电话索要生活费。

“你现在不仅是个成年人,还是一名军人,你必须学会自己管理自己。”父亲在电话里那头儿冷冷地说,“3000元是你半年的生活费,剩下5个月,我不会再给你一分钱。部队吃饭不花钱,你在那里我很放心,以后的生活你自己看着安排吧。”

父亲的几句话让梁彦厅懵了。上学时,父亲每次给过生活费后,母亲还会给他几倍于生活费的额外补贴。由于父亲的拒绝,母亲这次也狠下心来。

“中,老梁,咱俩从此恩断义绝!”挂完电话,梁彦厅气愤地给父亲发了这条短信,“你都想不到当时我有多绝望。我快恼死了,没了零食,以后我在班里还咋混?我真不想当这兵了!”

随后一段时间,梁彦厅最怕每晚的零食时间。“没钱买零食,我就在饭堂多吃点,晚上也就不饿了,也不再参与他们的例行聚餐。室友们在宿舍边吃边聊时,我干脆在屋外做俯卧撑、深蹲。”

逐渐地,梁彦厅淡出了原来的圈子,拥有了另外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原来大手大脚的习惯也改观不少。

看着周边新朋友训练之余都在复习考军校,他也跟着一块儿学。第一次考试,梁彦厅笔试成绩全队第三,大家对他寄予厚望。由于成绩突出,部队给他提供一间自习室,不是特别重要的军事活动他可以不去参加。

这期间,梁彦厅系统学习了军队的各种军事理论,后来又加入广播部,每天向大家诵读国内外最新消息和正能量读物。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第三年考试,成绩出来后,梁彦厅低于分数线7分,他落榜了。“后悔、懊恼,这可能是为少年时吊儿郎当付出的代价吧。”

失落一段时间后,他重振旗鼓,报名担任班长。“两年半的学习和广播,我了解到世界之大,知道了自己的不足,这对我的性格重塑起到了巨大作用。”这之后,梁彦厅把所有的精力用在带兵上。

从早上吹哨、出操到晚上点名、讲评都由梁彦厅一人负责,他既抓士兵学习、训练,还要组织知识和体能的各类比武。

虽然当时说了“与父亲恩断义绝”的狠话,但事后梁彦厅仍认为父亲就是他最大的老师。

保安小哥变身物业老总:“我在山西站岗带兵5年,保卫一个小区肯定没问题。”

5年期满后,梁彦厅面对两个选择,要么顺转二级士官继续留在部队,要么退伍回家。

“虽说在部队过得顺风顺水,但我想出去闯一闯。”2013年,24岁的梁彦厅退伍回到长葛。

回家后,他把退伍后的安置费全部交给父母,自己留了8000元后开始到易合电器打工。

由于只有高中文凭,梁彦厅在流水线从事最初级的组装工作。他每天早上6点从家出发,骑车一个小时到厂里上班。

虽说工作强度比不上部队,但梁彦厅心里总是有个疑问:“在部队我到底学到了什么?难道这辈子就这样了?”这期间,他一直在寻觅新的工作机会。

半年后,机缘巧合下梁彦厅应聘到黄河路的“裕润家园”担任售楼部的保安兼司机。

“裕润家园”的开发商是个外地房地产商人,旗下的楼盘遍布河南省。平日里大老板每周只在长葛待一天。作为售楼部唯一一名男性,大老板来时,梁彦厅既当司机又当陪酒,平时楼盘的外宣及各类证件的办理也都由他负责。

虽然职位不高,但售楼部中与老板相处最多的只有梁彦厅一人。对于楼盘的一些情况,老板喜欢通过梁彦厅了解,有时还会主动问他一些管理上的难题,梁彦厅都会很实在地给出建议。

2015年5月,“裕润家园”即将交房,看着小区物业还未成立,梁彦厅发现了机会。一次送走老板时,他主动表明自己的意愿:“我想当物业经理”。

“小子,你想干物业?你确定能干好?”

“我在山西站岗带兵5年,保卫一个小区肯定没问题。”

“我回去考虑考虑,下周再来时给我个物业的配置方案。”

激动之余,梁彦厅丝毫不敢怠慢,他找到“远大瑞园”的物业老总范建辉。第一次见面,范建辉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从收费制度、物业办公室的配置、人员安排到服务理念“倾囊相授”,俩人连续聊了3天。

一周后,梁彦厅将物业的规划、设想全部讲给老板。

“不管讲得好与坏,至少证明下功夫了,‘裕润家园’的物业就交给你吧!但是一年后如果管理不到位,我还会收回交给别人。”

就这样,梁彦厅从“裕润家园”售楼部的保安兼司机,摇身一变成了小区物业老总。

对小区周边治安不放心,干脆把家安在“裕润家园”,每晚12点把9栋楼26部电梯挨个坐一遍

从事物业第一年,“作难”是梁彦厅最大的感受。

“裕润家园”属于经济适用房,小区业主多是首套房产。“物业费”对他们来说就是新鲜事物,一些大爷大妈会问:“物业费是啥?俺为啥要交物业费?”

梁彦厅会解释:“物业就是替小区业主打扫公共区域卫生、保养电梯、保养小区花花草草,让小区业主住得更方便的一帮人。”

“我不需要恁去打扫卫生,俺家门口俺自己扫,小区花花草草俺自己浇水,电梯俺可以不坐,俺自己爬楼梯。”大妈们的回答也很直接。

物业成立初期,梁彦厅只能一个人一个人地解释。有时解释一上午业主依旧不理解,一天下来,整个人口干舌燥,处于上火状态。

“作为一名物业新人,前期可能发生的所有情况、所有难题我都得亲自解决一遍,将来再出现问题时我才能告诉员工如何去做。”梁彦厅告诉小编。

进驻物业后梁彦厅最担心的是电梯。“我以前从没住过电梯房,总感觉电梯会掉下来,只要电梯稍有一点儿响动或是上下速度不均衡,我都会通知电梯公司。”

每天晚上12点,梁彦厅必须把小区9栋楼共26部电梯从1楼到18楼挨个乘坐一遍才能放心睡觉。

2015年的黄河路还未形成成熟的商圈,周边的劳动路、民生路路也没打通。小区业主这样描述:“裕润小区就是建在荒郊野地里。”

从地图上看,裕润家园旁边除了丽园名城,周边几乎没有任何商业体。

那时小区外总有些染着头发的年轻人聚群吸烟聊天儿,梁彦厅对小区治安不放心。为督促保安加强巡逻,他特意买来巡逻打卡设备,分别安装在小区各个角落。保安夜间每隔半小时必须巡逻一次并在打卡点按顺序逐个打卡。如果未打卡或打卡不及时,第二天直接罚款。

后来为更好地服务小区业主,梁彦厅干脆在小区买了套房,自己住自己管。

沿用部队“内紧外松”的管理政策,思想上“绷紧弦”,行动上“拉满弓”

现在的一个小区就是从前的一个村,有些小区容纳的人口甚至是普通村子的几倍之多。物业作为小区的服务和管理方,在小区业主之间起着巨大的调解作用。

遇到暴跳如雷的业主该咋办?如何恰如其分地表达物业的立场与原则?梁彦厅唯一的方法就是平静倾听。业主从早上开始骂,他就一直听着,等业主骂累、发泄够了,他再继续解释。物业就是在负责范围内,尽量满足业主所有诉求。

“上学时我是块带棱角的石头,部队5年经历把棱角全部磨光,接手物业后,我这块石头不仅磨成了球形还直接抛了抛光。”谈起这几年性格上的变化,梁彦厅调侃道。

对于物业内部的管理,梁彦厅沿用部队“内紧外松”的管理政策。

“内紧”就是对自己人要求严格,坚持思想上“绷紧弦”,行动上“拉满弓”,工作上“高标准”,凡事雷厉风行,大家紧紧的团结在一起。

“外松”就是不能像要求自己一样要求业主,对业主要有耐心,会倾听。

在安邦物业,领导下达的任务不叫任务,叫命令。在物业人员培训中心,梁彦厅亲自示范,他以部队的标准打扫一间办公室和小区内一条街道。

擦洗玻璃时,他先用湿毛巾擦拭,再用旧报纸去水渍。扫地时不仅清理地面垃圾,墙角处、各个卫生死角常年积累的泥土也要清理干净。

小区道路干净整洁无死角。

对小区里稍微年长的保安,梁彦厅会着重要求他们的外在形象。本身精神气就比不过年轻小伙儿,如果在值班时抽烟、翘二郎腿,衣服洗得也不勤,你说业主看了啥感觉?“在服务质量好的情况下,外在提升也很重要。”梁彦厅解释。

在今年4月4日的全国哀悼日上,金润书香花城物业工作人员为抗击疫情牺牲的烈士默哀三分钟。(左边两位大爷为小区门卫。)

为保证业主财产安全,替业主规避风险,梁彦厅还给整个小区买了一份公共区域责任险。

“业主的贴心人”“侠义相助”“尽心尽责”……在物业办公室,墙上挂满了业主送来的锦旗。

梁彦厅:“退伍军人永远优先招聘!”

军人在部队经过长期磨炼形成的优秀军事作风,正是企业发展所需的作风。

在安邦物业,梁彦厅优先招聘退伍军人,小区的保安就是曾参与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

疫情期间,梁彦厅对几位保安大爷提出要求,出入业主必须人人检测体温、人人登记,虽然有一定的难度,但一定要完成。

“梁总放心吧,我们从是从越南战场上回来的,虽说现在年龄大了,但我们一定保质保量完成!”几位老兵纷纷表态,梁彦厅瞬间放心了。“军人的品质、执行力、个人作风、工作作风是经得起考验的,工作交给他们,我放心!”

2019年6月和10月,梁彦厅的安邦物业先后接手“金润书香华城”和“幸福港湾”两家小区。此外,还有不少小区的业主委员会纷纷向梁彦厅抛出橄榄枝,邀请安邦物业负责自己小区的物业管理。

……

每当国家发生大灾大难时,冲到一线、不顾生命危险的永远都是军人。半个月前,洪水在湖北泛滥,安邦物业几位退伍老兵纷纷表示,如果国家需要人手,我们老兵一定抢着报名!

每年建军节,梁彦厅还会带着物业一帮老兵慰问小区孤寡老人、空巢老人、现役和退役军人家属。“他们为国家做出过贡献,我们不能忘了他。”

今年6月,我市物业协会成立了党支部,梁彦厅担任物业协会党支部书记。

“党建引领物业提升服务,我对自己的要求又要上升到新的高度。以后要及时学习全国优秀物业的服务理念,把长葛物业整体水平提升到新的高度。”看着墙上的奖牌,梁彦厅激动地说。

(赵统)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大河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