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号 > 正文

商丘的“大古都梦”何时能圆

2020年08月02日 3030
分享至:

题记

2020年7月22日,商丘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游商丘古都城,读华夏文明史”八集专题片新闻发布会。这是2017年3月16日商丘市委宣传部、商丘日报社、商丘师范学院等单位联合开展的“游商丘古都城,读华夏文明史”全媒体探访聚焦活动以来的又一成果,由商丘师范学院传媒学院承担摄制的八集商丘历史文化专题片新鲜出炉。新闻发布会的召开,“古都城”一词又一次挑动大家的神经。人们在想,“游商丘古都城,读华夏文明史”,不仅仅是商丘的旅游品牌,这一品牌的背后,是藏在商丘人心中并期盼实现的“中国大古都”梦!那么,商丘的“大古都” 梦何时能圆?

郑州跻身“大古都系列”引发的思考

商丘是都城,毫无疑问。但商丘能否挤进“中国大古都”行列,在2004年之前,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2004年11月4日,《大河报》的一篇报道,让世界瞠目,让商丘人开始坐不住了。

《大河报》的题目是《郑州加盟八大古都获得专家“全票”通过》,报道称:“在八大古都城市代表暨古都学会会长座谈会上,中国古都学会会长、陕西师范大学教授朱士光宣布:‘中国古都学会正式确认郑州为第八大古都!’”

报道接着以《加冕古都“甜头”多》的小标题来吸引读者的眼球:“‘现在,开封市区每八个人中,就有一个在从事跟宋文化旅游有关的事儿。’开封市政协副主席梁留科的描述非常直观。作为七朝古都的开封,在加盟大古都之前,人们对其认知度也非常低。到加盟七大古都、被国务院宣布成为24座历史文化名城后,开封才逐步形成、发展起了与宋文化有关的旅游。”

七大古都中,安阳是最后一个被认定为的。“加盟大古都之前,人们只知殷墟、只知甲骨文,却不知道安阳。”中国古都学会副会长、安阳市政府地方志办公室主任陈文道谈起加盟大古都的“甜头”,兴致盎然。据介绍,戴上“古都”的“皇冠”后,安阳开始在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声名鹊起。

郑州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在诸多的遗迹中,以商城遗址最为突出,保留了商城的城墙,出土了大量的青铜器等文物。部分学者认为郑州商城是“汤始居亳”的亳都,但更多的学者认为它是商代中期“仲丁迁隞”的隞都,属商代中期的城池。众所周知,商朝建立后,都于亳,这个亳,是南亳,在今天的商丘。

安阳和郑州,都是以商朝的都城先后进入中国第七、第八大古都的,而作为商朝的第一个都城商丘,却被零落了,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思考。

中国的古都、大古都

历史地理学家史念海认为,中国的古都(历史上的都城)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上的古都:“作为一个独立的王朝或政权,不受外来的控制,其都城已成为政治中心,就皆应视为古都。”狭义上的古都:“古都不仅是独立王朝或政权的都城,抑且还应该具有较为长久的而不是过分短暂的年代,其遗址的现在地理位置应是确切的而不是推论的臆定,还应是距现在有关的城市较近,而不是相离很远的废墟。”“就广义的古都来说,自三代以下,我国共有古都217处,涉及的王朝或政权277个。这里面包括建立在内地的古都164处,建立在周边各地的古都53处。”

中国217座都城里,根据建都时间长短及其在全国的影响力,20世纪初有学者提出了“四大古都”的概念,将西安、洛阳、北京、南京确定为中国的“四大古都”。

1902年,梁启超撰《中国地理大势》,将西安、洛阳、北京、南京、开封并列,作为“五都”进行论述。此后直到1920年代,“五都”说成为学术界的共识。

1930年,中国人文地理学开山大师张其昀出版《中国地理大纲》,提出“六大古都”说,即在前述五都之后,列入了杭州。此后一直到1980年代,在将近60年的时间里,“六大古都”成为大多数学者认可的说法。陈桥驿1983年出版《中国六大古都》,即是“六大古都”说在沉淀了60年的一种学术反映,同时也随着该书的出版,“六大古都”说更加深入人心。

1988年8月,中国古都学会在安阳举行第六次年会,会上将安阳列入,形成“七大古都”。此说最早由谭其骧提出,他在《中国历史上的七大首都》中说,将安阳纳入大古都,是因为在历史上它的地位很重要,尤其是在公元六世纪以前,它的地位是可以和长安、洛阳相颉颃的。

从稳定了近60年的“六大古都”演变为“七大古都”,学术界从此开始了延续多年的关于大古都标准问题的讨论。有学者认为,大古都应具备五个条件:一是建都历史悠久(200年以上);二是地理条件优越;三是须是全国的政治或经济、文化中心;四是城市建设宏伟;五是延续发展为全国著名城市。以此为标准,有学者认为安阳不具备大古都条件。

著名历史地理学家、曾任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的邹逸麟对五大标准进行评论和反驳,其他学者也认为五大标准不具有操作性。复旦大学葛剑雄则进行了定量分析,将安阳与南京、杭州进行了量化对比,得出的结果显示:在综合指数上,安阳虽然低于南京,但是高于杭州。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杭州名列大古都,安阳也当之无愧。

“七大古都”论提出后没几年,一些学者联合倡议,郑州也应该列入大古都。2004年11月,中国古都学会在郑州举行“郑州商都3600年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古都学会2004年年会”。会上,郑州被正式认定为“大古都”,也就是中国的“第八个大古都”。

一般公众对郑州是否是古都,实在没有多少印象。同样,郑州入列大古都也引起了争议,甚至比安阳入列争议更大。2011年6月,已经89岁高龄的历史地理学者陈桥驿,在给一位学者的回信中明确写道,“将郑州列入其中,这是我和许多人都不赞成的”。

由此可见,中国的“大古都”说,我国政府及有关部门没有制定过任何标准,谁也没有进行过评定和审批,只是一种学术上的承认,具体说是中国古都学会的认定。

商丘民间学者坐不住了

2007年1月18日,《河南日报》以题为《农民力推商丘为第九大古都》报道:“虞城县芒种桥乡农民崔若宗、蒋友理、田玉东、李传孝潜心研究中国历史,并且喜欢吟诗作赋。2004年年底,他们看到郑州申报成为中国第八大古都的消息,萌发了建议商丘申报中国第九大古都的想法,于是开始收集关于商丘的历史资料。随后,他们找来各种史书,为商丘申报中国第九大古都寻找佐证。2005年年底,他们共同撰写的《申报商丘成为历史古都建议书》终于大功告成。2006年2月12日,几位农民将凝聚着自己心血的《建议书》托人转交给商丘市领导和有关专家。商丘师范学院历史学教授李可亭认为,他们的研究及建议都很好,要加大宣传,以引起更多人的重视。也有专家指出,申报古都要有相当充分的史实及实物证据作支撑,商丘由于缺乏实物证据,目前申报古都条件并不成熟。”

商丘的四位农民真是很给力,也很率真,撰写的3万多字的《建议书》,凝聚了他们的心血,闪耀着他们热爱商丘的颗颗赤诚之心。他们甚至期望将《建议书》交到市领导手中,以期引起领导的重视,改变商丘文化发展的5年规划。

但是,正如专家所言,他们的想法是好的,但条件并不成熟。纵观现在的“中国八大古都”,都有相当充分的史实及实物证据作支撑。而商丘尽管有大量的文献资料作依据,但缺乏考古实物证据,比如说商汤建都于南亳,但我们并没有在虞城县谷熟镇发现南亳遗址。

商丘是几朝古都

商丘是国务院命名的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其归德古城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那么,商丘是几朝古都?有人说是四朝古都,有人说是六朝古都,还有人说是七朝古都。

“四朝古都”说认为,商丘是商朝前期的都城,周朝宋国的都城,西汉梁国的都城,南宋初年的都城;“六朝古都”说是在“四朝古都”的基础上,加上帝喾之都,少康之都;“七朝古都”说是在“六朝古都”的基础上,加上金哀帝退守归德。

2005年12月4日,商丘师范学院朱凤祥教授在《商丘日报》发表《商丘曾为史上著名“古都”》一文,认为:1.商丘曾经是三个独立王朝的都城:夏代第五代王相的都城,商代建国之都,南宋开国之都;2.商丘是四个诸侯王国的都城:周朝宋国的都城,西汉梁国的封国之都,更始梁国之都,东汉梁国之都;3.商丘是北宋的陪都。

以上诸说,各有理由。但对照专家、学者们讨论的古都标准和观点,商丘应为“四朝古都”。帝喾时期还没有进入“三代”(夏、商、周),还没有建立国家,其部落活动的中心还不能称为都城。夏后相及其子少康只是“失国”,夏朝还在,夏都还在,因此,相及其少康生活的地方,不能称为都城。金哀帝退守归德,是暂时现象,亦不能视为都城。由此看来,商丘“四朝古都”说较为合理。

商丘学者在行动

安阳和郑州,作为商朝的都城先后进入中国第七、第八大古都,而作为商朝第一个都城的商丘,应该怎么办?

商丘的几个学者王良田、李可亭、张学勇等,在市委宣传部、睢阳区委宣传部和商丘师范学院的支持下,通过努力和争取,2015年12月4日至6日, 由中国古都学会和商丘师范学院共同主办,商丘市睢阳区委宣传部和商丘师范学院汉梁文化研究中心联合承办的“商丘古都文化研讨会暨中国古都学会2015年年会”在商丘师范学院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120名专家、学者参加会议,认定商丘是中国古代重要都城之一。

经过两天的学术研讨,与会专家、学者发布《关于推进商丘市古都文化研究与发展的意见》。《意见》认为:

商丘是中国古代重要的都城之一。“五帝”之一帝喾和商先公先王多在商丘一带活动;这里是商汤都亳所在地,是春秋战国时期宋国的都城、两汉时期梁国的都城和南宋王朝第一个都城,在中国都城发展史上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春秋战国时期,形成了以商丘为中心的儒、道、墨等元典文化和以商丘为中心的“中国圣人文化圈”。中国古都文化与中国圣人文化在商丘和谐发展,相映生辉。这种文化现象对于中华5000年文明史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和重要的意义。

“商丘古都文化研究暨中国古都学会2015年年会”的成功举办,特别是“商丘是中国古代重要的都城”的认定,是我国继“八大古都”认定之后的一项重大学术成果。

商丘“游商丘古都城,读华夏文明史”大型全媒体探访聚焦活动及其成果

“商丘古都文化研究暨中国古都学会2015年年会”的成功举办及其取得的重要成果,在商丘刮起了一场“古都风”,人们更加期望加快进程,使商丘进入到“中国大古都”系列,成为中国“第九大古都”抑或“第十大古都”。

经过策划,2017年3月16日,由商丘市委宣传部、商丘日报社、商丘师范学院等单位联合开展的“游商丘古都城,读华夏文明史”全媒体探访聚焦活动在商丘古城北门举行启动仪式。

“游商丘古都城,读华夏文明史”活动启动后,商丘日报及其官方新媒体客户端、微信公众号矩阵同步推送,全媒体传播,每周一、三、五推出整版文图并茂的探访解析重磅报道,紧扣“游”和“读”两个字深度解读解析。从连版概览篇《一城饱览五千年》开启,接着史前篇《“三皇五帝”时期的商丘传奇》、夏商篇《千年商族史炼成的“华商之源》、周代篇《诞生”圣人文化圈“的古宋名都》,到秦汉篇《”三百里梁园“展示的汉梁画卷》、隋唐篇《大运河见证的繁华与悲壮》、宋元篇《赵宋南京应天府的兴衰往事》,再到明清篇《归德府八大家七大户的风云沉浮》、现代篇《解放战争中军事重镇的红色记忆》,最后以展望篇《千年商丘古都城蓄势待发》收尾。当年9月,郭文剑主编将所发文章连同图片结集,由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

如今,三年磨一剑,“游商丘古都城,读华夏文明史”八集专题片的发布,使商丘人民又一次看到了商丘进入“中国大古都”的曙光。

前途光明,但任重道远

有消息称,中国古都学会分别在大同和成都举行中国古都学会年会,大同和成都也都跃跃欲试,想挤进“中国大古都”行列。

商丘进入“大古都”的症结,主要是在考古上没有发现南亳,从而使古都认定的“双重证据”不够具备。

从文献材料看,南亳在商丘,在虞城县谷熟集西南35里。但由于黄河多次决口,商丘一带泥沙淤积严重,南亳遗址掩埋在地下10米至15米甚至还要多一些,给考古发掘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在学术界,大多数学者坚持认为,南亳在商丘。比如,清华大学教授、知名历史学家李学勤,坚持认为南亳在商丘,并欣然题词“商人商业源于商丘”。美国哈弗大学终身教授张光直,带着南亳情结,组成中美联合考古队,来商丘考古,寻找南亳遗址,帮我们找到了宋国睢阳城的城址,为我们发现南亳带来了希望。

中国古都学会秘书长李令福说:“由于黄河的长期泛滥破坏,致使商丘的历史文物深埋地下,建议加大对汤都南亳及其它文献记载地域的考古发掘工作,推动商丘古都文化向纵深发展,从而丰富中国古都学的研究内容。”

由此看来,商丘全市人民唯有团结一致,共同发力,把殷商文化研究工作推向深入;市政府加大投资力度,加强与省内外专家合作,持续推进南亳考古发掘工作,以充分的考古成果,争取商丘的“中国大古都”梦早日实现。

来源/商丘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大河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