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号 > 正文

拒绝“拉踩”!诗词界“顶流”李白、苏轼,你最爱谁?

2020年07月04日 4571
分享至:

“拉踩”

意思为拉仇恨。指粉丝将自己的偶像和另一位做对比,以贬低他人的方式抬高自己偶像。

原以为“拉踩”只是娱乐圈的专属,比如最近很火的《乘风破浪的姐姐》:

30个女人,简直大型“拉踩”现场!还要论个“一番”、“二番”,激烈程度可以想象。

然而,没想到这种“拉踩”、“论番”现象在古典诗词界也随处可见,哪怕你过世了千年:

这下苏轼的粉丝们坐不住了!

凭什么“踩”我偶像?“我苏哥哥可是横跨文学美食两界。

李白粉丝:那没我白哥哥潇洒,“诗剑酒走天下。”

嗯?你说潇洒就潇洒了?

没看到人家余光中说:“旅行,我不想跟李白,他没有现实感;我也不想跟杜甫,他太苦哈哈;只有东坡刚好,他很有趣

这是借别人之口,“拉一踩二”啊!忍不了:苏轼在我这排不上号,李白的对家是杜甫

苏轼粉丝:我不管我不管!苏轼才是一番,李白杜甫都是二番。

李白才是一番!实力派加流量咖,在世和离开都是top,杜甫、苏轼就差了,比不了:

凭什么比不了?实力派+流量咖的李白,他的诗句苏轼可是都能“杠”上的:

李白:“古来万事东流水”   苏轼:“门前流水尚能西” 

李白:“不及汪伦送我情”   苏轼:“ 多情却被无情恼” 

李白:“我寄愁心与明月”   苏轼:“却教明月送将来” 

而在这些“杠”上的诗词中,有些人看出了“CP”感:“拉踩”?我们不约!

其实,“拉踩”大可不必!
古来今往,任何一位诗人或大家的思想都不是完全独立,总会受到前人影响。
拿儒家来说,孔子之于周公,子思之于孔子,孟子之于子思,每一位学者都是在古人的思想影响下发展而成。
他们或继承,或引申,或总结,或变化,而非孤伶伶的独立。
而道家的精神则一直被浪漫派所尊崇,阮籍、陶渊明、李白、苏轼……所以,苏轼的诗词中才写道:“岂知西省深严地,也著东坡病瘦身。使谪仙明月下,狂歌对饮只三人。

那么,道家思想对李白和苏轼具体有哪些影响?在李白、苏轼诗词中有哪些体现?

本期中原国学讲坛【好课回顾】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副教授林光华老师从不同的维度剖析道家思想内蕴 。

帮助我们更深入理解苏轼、 李白的思想精髓,从而拒绝“拉踩”!

林光华,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副教授,香港中文大学哲学博士,首都师范大学文学博士,江苏师范大学古典文学硕士、汉语言文学学士。学术专长:道家哲学、魏晋玄学。社会兼职:华夏老子学研究联合会理事,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政治哲学研究中心研究员。2005年赴台湾学习,2009年赴德国学习。2019年美国华盛顿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访问学者。已出版专著《老子之道及其当代诠释》、《魏晋玄学‘‘言意之辨’’研究》、《放下心中的尺子:庄子哲学50讲》,教材《老子解读》、《庄子解读》,文集《假如人生没有回忆》。在《哲学研究》、《哲学与文化》、Frontiers of Philosophy in China等国际国内期刊发表论文数十篇。喜马拉雅FM、优酷自频道有网络课程专辑《道解红楼梦》、《庄子50讲》,广受传统文化爱好者欢迎。

唐宋诗词中的道家精神——以李白、苏轼为例》
时间:2019年10月19日
地点:河南博物院中原国学讲坛
主讲人: 林光华
时长:1小时45分钟
(点击音频收听)

01

道家的人生观和审美观

首先,道家的“心物问题”。

这其实是一个穿越时代的普遍问题。我们今天面对的心灵的焦虑是全民的焦虑,它早在千年前已存在。

庄子在《齐物论》中讲:“一受其成形,不忘(亡)以待尽。与物相刃相靡,其行尽如驰而莫之能止,不亦悲乎!终身役役而不见其成功,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归,可不哀邪!人谓之不死,奚益!其形化,其心与之然,可不谓大哀乎?人之生也,固若是芒乎?其我独芒,而人亦有不芒者乎? (《齐物论》)

人们在追求成功的过程中,终身被一些东西劳役,身心疲惫。

成功在哪里?成功,其实就是做真实的自己,实现热爱的事业,而不是跟着别人的尺度跑。

用别人的尺度去丈量自己的人生,那你永远都被别人“奴役”

庄子时代就思考过:“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归”,他说,都很疲惫不知归处在哪儿,找不到精神的家园。“其形化,其心与之然,可不谓大哀乎?”,我们都会变,当一天天老去直到死亡,你的心变化了,不再年轻才是可怕。

有人说:现代很多人20岁已死,80岁才埋。20岁的时候心已经死了,只不过到80岁才生物学意义上的死亡,被埋掉。

心被改变了,只是活着而已!庄子说了,“人谓之不死,奚益!”

庄子讲的心物的问题,在今天我们一样,也是要面对心被外物牵着走。如何能稳定下来?如何能做那个真实的自己想做的事呢?
在老子那里是这样强调。
他说:我们跟众人不一样,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我独泊兮其未兆,如婴儿之未孩。傫傫兮若无所归。众人皆有余,而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澹兮其若海,飘兮若无止。众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且鄙。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侍奉母,守道)(《老子》第20章)

众人什么样?“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他们是俗人,而我呢?他觉得是“漂泊而无所依赖”。
别人追求的东西“众人皆有余,而我独若遗。”众人追求的东西很多,占大量的财富,我“独若遗”感觉什么都没有。
诗人海子到一家小酒馆,跟酒家说:我为你读首诗,你给我一碗酒吧,我没钱买酒。酒店老板却说:我给你一碗酒喝,求你别读诗吧。海子这样的诗人才在80年代面对巨大压力。
这是时代的写照,海子后来写下了:你不能笑我一无所有,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
一无所有,有时贫穷也是一种贞洁。
物质上的富有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最终对别人造成影响的一定是精神力量,绝对无关物质。
现代社会,当“有没有钱”、“多少套房”这些变成整个社会一把尺子衡量人时,这是社会最大的异化,我们的道德、境界、规则、价值观都是扭曲、畸形的。就是庄子说的“倒悬”,倒过来了,本末倒置。
“俗人察察,我独闷闷。”俗人都很精明而我呆呆傻傻,别人都在追求蝇头小利而我像没开化的样子。“独顽且鄙”,那我很顽固和鄙陋吗?
这是老子对“我与俗人”的差别。“我”追求的是自己真实的存在,而众人迷失在功名利禄中。这里道家并非反对功名利禄,反对的是“与物相刃相靡,其行尽如驰而莫之能止”。
反对的是把所有生命消耗殆尽,消耗在功名之中而忽略了对自己内心的关怀。
道家眼中,名利不是刻意追求的而是自然而然的。当顺着真实的内心走影响到别人时,名利自然而来,这才是最最贵任何人都夺不走的东西。
再来看,道家的艺术观。

中国的思维是什么?圆性阴阳思维。我们注重的是“和谐”和“平衡”。

《老子》第二章: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较,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帛书本)。
《老子》第二十五章: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
《老子》第四十章:反(返)者,道之动。
《老子》第四十二章:万物负阴而抱阳。

道家,在艺术上主要奠定的是一种艺术的人格,而不是技巧。它的艺术人格第一个就是自然。
在老子中就有道法自然,天然合一的精神;庄子,天籁。
第二个精神就叫超脱。艺术家,从事的是精神的活动,他一定有超脱的一处,古代诗人的修养更是如此。
超脱有三方面:1.超越得失;2.超越美丑;3.超越生死。
最后一个道家的精神就是贵真。
老子是“见素抱朴”,庄子是“素朴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这些都是一种朴素的精神。
这些个素朴的精神也奠定了道家对诗歌的影响。我们看看李白和苏轼身上,这种道家精神是怎么体现?

02

李白的“天人合”VS苏轼的“任沉浮”

《太白行吟图》梁楷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李白一生都是绚烂和乐观的,他悲观的时候很少很少。

李白身上第一个精神就是他的超脱,他总能站在高远的地方去安慰人世的悲欢。最著名的叫《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他的诗词总能从大的时空中感受个体的渺小,才会用酒安慰自己个人的得失:“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他也是浪漫的,他总在孤独的边缘抵达真实的勇气。李白的诗词最好的一首,我认为是《月下独酌》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这首诗触及了一个普遍的问题:孤独。每个人都孤独,不分古今,不论年龄,不管身份。
李白的孤独是真实,毫不掩饰的。
当政治理想不能实现,心情孤寂苦闷时。他面对黑暗现实,没有沉沦,没有同流合污,而是追求自由,向往光明。
庄子也一样,他之所以梦蝶,其本质也是一个孤独的人。所以他才梦到有蝴蝶在那,跟蝴蝶沟通。
同时,李白也是一个特别活泼特别有趣的诗人,比如他的《独坐敬亭山》: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最不生厌的唯有静谧的大自然,这是李白的精神。再来看苏轼:

元 赵孟頫《苏东坡小像》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苏轼一生起起落落, 咀嚼尽各种人生滋味。
在面对政治上的不得意、 环境上的不满意之时,他更多的是用 “游于物外” 的态度面对,他的一生,可谓是起伏跌荡颠沛流离笑看红尘的一生。
同时,苏轼的一生也是不断超越的一生。他超越得失,不去还击就是对命运的最好回答(《定风波》)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超越悲欢,接受缺失是对人生最好的圆满(《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超越有限,无功利的心装得下最富有的宇宙(《前赤壁赋》):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

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

白露横江,水光接天。

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

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面对生死,唯有深情回馈这短短一世的美好(《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在面对生活的种种际遇, 总是用旷达乐观的心胸包容一切。
他用智慧高明的目光沉稳平静地看待,这是道家轻视有限时空、 超越物质环境的认识观念的浸润,并熔铸出了苏轼豁达广阔的胸怀!

(本文参考:林光华《唐宋诗词中的道家精神——以李白、苏轼为例》课件及速录,有删减)
音频来源:中原国学讲坛
剪辑图文撰写:吃棉花的兔叽 
部分图片整理自网络

特别推荐

“中”字有啥玄机?含义也太太太丰富了!

BBC纪录片《杜甫》热播引轰动,中国诗词有哪些人生智慧?

晏殊、范仲淹、欧阳修……宋朝,为何“群星璀璨”?

版权声明:

本篇为原创整理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本文须注明文博河南(微信ID:zhongyuanguoxue2014)。

⊙部分文字、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文博河南】文博+文学+文史,一起品味传统文化的魅力!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大河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