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号 > 正文

读对这些“字”,为啥就这么难难难难难?

2019年11月29日 12179
分享至:
陈寅恪先生曾说:

凡解释一字,即是做一部文化史” 

确实,每一个字的诞生

都有诸多构成因素以及变化与演进特点

由此,便构成了博大精深的汉字

面对这些字,有些你觉得是读对了

但真的对了吗?比如,这个——


日常生活中,经常用到

它常用来表达一种语言上的顶撞或者指责

亦或者带有调侃、讽刺的意味

比如说怼回去、不服就怼

一言不合就开怼、不怼不痛快

看到这个字,不说全部大概八成以上的人

脑子里会响起三声“duǐ”


只有少部分读成四声“duì”

那“怼”究竟是读三声还是四声

《现代汉语词典》中“怼”的读音只有一个

四声:duì


然而,更恐怖的是

并不是“怼”的读音错误,而是另一个

更加颠覆大家认知的知识点:

我们现在常说的“duǐ”,根本就不是这个字

所以,很可能你不仅读错音还用错了字

如上所述,大家平常说到的“duǐ”

表示语言上的攻击、顶撞、对峙或者是反驳

而在《说文解字》中“怼”的含义很单一

就是怨恨的意思,“怼,怨也

这显然跟大家平常使用的习惯不一样

其实,“duǐ”正确的写法应该是:

“㨃”有两个读音,一个读音是:chéng

同“朾”,是撞击的意思

另一个读音就是:duǐ

本意是表示排和推这种动作

引申出来就有拒斥、反驳的意思

:这才是我们今天说的“duǐ”

当然,你可能觉得,这个字有点偏

反正大家都弄错,那也不算很尴尬

那么,这些地名敢来挑战一下么
  第一关.TA们肯定不想被读错  

把长垣(yuán)读作长héng的肯定不止一个

而作为河南人,这些字你也不一定全读对

浚县:浚读xùn,多音字,还读jùn

武陟:陟读zhì

泌阳:泌读bì,不读mì

中牟:牟,读为mù,不读móu


除了河南外

地大物博的中国要想读对地名可没那么容易

每个地名都有自己的“脾气”

有些地名里出现的字

在不同的省份读音也不同

像河南人熟悉的荥阳的“荥”

大家都知道“荥”读为xíng,不读yíng

然而,它到了四川

荥经的荥,读音为yíng,不读xíng


上海莘庄的莘,读音为xīn,不读shēn

而山东莘县的莘,读为shēn,不读xīn

还有些和常见字长得很像的地名

涪(fú)陵不读péi,黄陂(pí)不读pō

涡(guō)阳不是wā阳……

而要在所有地名里,挑出一个最容易读错的

亳(bó)州一定上榜

亳与毫只有一横之差,却很容易被人读错

亳州地处安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

它被称为「谯城」、「谯郡」等

「谯」来源于这里的另一个古国名「焦国」

现在的亳州一名最初来自北齐时期

「亳」其实也是这里的古国名

不止如此,如果打开中国地图

估计很多地名会让人语塞,单多音字就够让人挠头

有些字看着熟悉,可一读就错,比如:

六(lù)安,不是liù安

在六安,你问当地人是不是到了liù安

当地人也会迷茫这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铅(yán)山,怎么看都是qiān

这个字,甚至连播音员都曾读错

铅山县因历史上产铅而得名

而铅这个字在铅山方言读yán

因此铅山读音属于地方历史原因

还有,安徽歙(shè)县,不是xī县

河北蔚(yú)县,不是wèi县

香港大埔(bù),不是大pǔ

浙江台(tāi)州,读一声而非二声

浙江丽(lí)水,读第二声

诸如此类的易错地名还有很多很多……

见了这么专用多音字、生僻字后

你还敢挑战读地名吗?

  第二关.TA们让我上头  

如果地名挑战,你没有出错

那就再来挑点一下这些“双胞胎”

比如:

再比如:

又比如:

有没有全读对?不会也没关系
一起来认——

左边是“汩”(gǔ),它的右偏旁是“曰”(yuē)

右边是“汨”(mì),它的右偏旁是“日”(rì)

汩(gǔ)比较宽,汨(mì)比较长

嗯嗯,区别就在这!还有:

汆的上面部分是“入”
烹调方法,把食物放在开水里稍微一煮
比较出名的小吃有“汆丸子”“汆汤肉”
氽的上面部分是“人”
有漂浮之意,有的地方油炸也用这个字

壸(kǔn)指古代宫中的道路借指宫内
底部是“亚”
壶(hu)是常见字,底部是“业”
两者的区别只是在于有没有那一横

两个字看起来相同,但实际还是有差
差别在于两个字的底部的两横
左边两横是和竖线接触的,右边两横却不和任何接触

在《说文解字》里

“胄”与“冑”是一组写法不同的同音字:

zhou

但是,意思各不相同

“胄”字从“肉”指帝王或贵族的子孙

“冑”字从“冃”
其实是“帽”字右上的部分,指头上戴的盔甲
再比如:

左边的塵(chén)同“尘”,底部是“土”
右边的麈(zhǔ),古书上指鹿一类,底部是“主”
其实这俩是比较容易记住的
带“土”的是塵(chén),尘土
带“主”的是“麈”(zhǔ)

左边是“不”,常见字
右边是一捺,可以指墩子
通常是指制造陶瓷的时候
作为原料的一块一块的陶土

薜( bì):薜为桑科榕属
常绿攀缘性灌木藤本植物,如薜萝

薛(xuē ):姓氏之一

是不是很凶残?
还有更凶残的四胞胎呢,比如这个:

来,看着我真诚的眼睛,告诉我
为什么这四个字要长得这么像?
祇(qí):古时候对地神的称呼
“示字旁”+“氏”
祗(zhī):敬,恭敬
“示字旁”+“氐”(dī)
衹(zhǐ):同“只”,“衣字旁”+“氏”
袛(dī):短衣,“衣字旁”+“氐”
说到四胞胎,还有这四个繁体字:
感觉是四个二维码,根本分不清啊
而其实,他们的简体字是:

除这些外,还有“递增式”的字

你没有看错“亖”这个字就念(sì)同“四”
数词量词古姓氏,源于鲜卑族

垚:古同“尧”;形容词,山高的样子

壵,古同“壮”

叒:(ruò),古同“若”
叕:多音字
读(yǐ),张网的样子
读(zhuó),连缀、短,不足
读(jué),速
当然,类似的字还有很多——

看完这些字,是不是很上头

上头归上头,不过汉字是表达的工具

但又不仅仅是

它还带着与生俱来的历史温度和文化内涵

正如开始所引,陈寅恪先生的话:

凡解释一字,即是做一部文化史。

-END-

本文参考:《光明日报》亳州、涪陵、歙县……一读就错?《知乎日报》看了这些相似的汉字,你一定会怀疑自己的眼睛有问题。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大河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