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号 > 正文

50岁康恩贝的成长之道

2019年09月17日 1672
分享至:


  胡季强,生于1961年,康恩贝董事长

  

支撑康恩贝走过50年的基本逻辑是什么?

  《改革开放40周年浙商生存发展报告》显示,在存续的577万家市场主体中,存活40年以上的仅747家,不到万分之一点三。有那么多的企业风光一时、昙花一现,也有那么多的企业已经风光不在。这说明:生,容易,特别是现在成立一家企业是越来越方便。存,很难,企业长期生存下去更难。

  支撑康恩贝走过风雨50年的基本逻辑到底是什么?回顾康恩贝成长历程,我是1982年大学毕业,分到兰溪云山制药厂(康恩贝前身)。原来我是被人事部门分配到了国有事业单位兰溪人民医院,想在医院里面做一名药剂师可以帮助治病救人,但是服务的人非常有限。如果能到药厂去做一名技术人员,去研制药品,可以利益到千万乃至亿万的患者,可以说这是我从事这个行业的初心。

  1985年,县里县属公有制企业推进改革,实现干部四化,我这个不到24岁的年轻人,就被组织任命为厂长。当时我有一个朴素的想法,振兴这个街道小药厂,让员工过上好日子。而企业就是我此生报效国家、服务社会、成就人生的平台。也正是秉承着这么一份信念,所以这个企业在我主持的开始的十年,做了非常多的创新或者第一的事情。

  1985年我们研制出了世界上首个以蜜蜂采集的油菜花粉的治疗前列腺增生的前列康,我到厂里到产品上市刚好整整四年,当时的研发审批环境比较简单。几年后,我们又研发上市了国内第一个采用国际领先技术,达到欧洲同类产品质量标准的中国第一个现代植物药制剂天保宁银杏叶片。这两个产品,到今天仍然是我们的畅销产品。也奠定了康恩贝作为中国现代植物药企业旗舰的先发优势。

  1990年改成康恩贝时,就提炼出了为人类健康献至诚至爱的宗旨。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我们马上意识到机会来了,4月份向省里打了报告,要求进行股份制改造,在1994年参加筛选的企业当中,康恩贝成为了浙江省首批9家规范化的股份制试点企业。而这一年的10月份,我们召开了第一次股东大会上,我对全体股东承诺,康恩贝一定要成为上市公司,可以说是一诺千金。为了实现这一句承诺,我们经历了中国资本市场创立到市场化上市的全过程,最后我们是以市场化方式上市的。尝试过收购上市公司借壳上市,前后整整花了12年,终于2004年在上海交易所IPO。这是我们对股东一诺千金,讲诚信的一个故事。

  1994年,我们实现生产与总部的功能分离,把企业总部从县城兰溪搬到省城杭州,这个在当时也算是石破天惊的举动。总部迁往杭州之后,我们的发展也走上了快车道,对兰溪的税收贡献也是逐年增长,实现了多赢。后来康恩贝从浙江走到全国,走向国外,康恩贝的版图越来越大。

  这50年的成长,我们在不断的调整自己,这是因时而动,顺势而为。所以去年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当我和康恩贝获得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各种荣誉时,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们深深感恩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感恩我们的祖国和人民!与伟大祖国和时代同频共振才是最大的商道!

  

走好未来的50年,最重要的支撑建立在哪?

  康恩贝50岁了,五十而知天命,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康恩贝在50年里能够率性而成,而不是任性而为,野蛮生长的原因,始终是守住了我们一个最基本的道。我们诚实守信、依法经营;质量第一、用户至上;保障安全、友好环境;幸福员工、奉献社会。

  1996年,我们收购了金华最大的国有企业金华制药厂,有一个药叫奥美拉唑,已经拿到了国家药监局的新药批文,可以上市销售。但后来做产品上市前评估时,不知道这个产品采用的是肠溶空心胶囊里面装胃溶颗粒这样一项技术,而用肠溶空心胶囊生产出来的金奥康肠溶胶囊有极小的比例,它在胃里会溶解,会把胃酸破坏,这个胶囊就没有效果。照理说,已经有批文了,产品也符合国家质量标准,完全可以上市。但是我们认为这对于用到这颗药丸的患者来说是100%的问题产品,会影响他们疾病的康复。这样的产品,在康恩贝是不能上市销售的。于是,我们跟一家法国公司合作,做成了国际先进技术的胃溶胶囊里面装的是肠溶胶囊,重新申报国家药监局批准,这才让产品继续上市,中间花了4年时间。这个产品上市以后,因为质量优、疗效好,一推出了就受到了消费者的欢迎,一直是我们十多年来的明星产品之一。这就是我们体现了与用户共生的理念。

  药品是人命关天的事,为人类的健康而制药是制药企业的本质。不能只求达到标准,只为了对付检查检验;不能只顾企业的营生,而忘记了企业治病救人的本。舍本逐末是离经叛道,这样的企业一定不能长久。这也正是《道德经》上说的,“天地之所以长且久者,是以其不自生放能长生”。

  商业的本质是保有生活的意义,我们提供产品、商品或者服务,是为了让消费者的生活更有意义,是为了满足人们对更加美好生活的向往。所以企业作为产品和服务的提供者,我们真正应该关心的是消费者。我们不是向消费者“销售某种药品”,而是为某个生某种疾病的人提供一种“身心健康的解决方案”。

  所以,我们提出了要怀着一份父母之心、骨肉之情去做人做药。所谓医者仁心,我们必须将这样一颗父母之心注入到产品研发、生产制造、销售全过程和药品的全生命周期中,必须时时扪心自问,如果是为了自己的父母、孩子、兄弟、姐妹,我们会怎么做?我们应该视病人的病痛为己之病痛,这才是与天下长生同行。

  近几年在企业内部实施了“员工幸福工程”,2017年康恩贝推出了“共创共享”机制,到今年,一共有近7名管理骨干进入到我们合伙人机制的激励体制当中,共同创造、共同分享公司的发展成果,让康恩贝成为康恩贝奋斗者的命运共同体。我们还设立员工困难救助专项基金,目的是不让一个康恩贝人因我们自己或者家人的突发病灾而陷入生活上的困顿。我们还在员工中推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学习,让每一位员工都能从心灵深处去建设自己的心灵品质,让企业真正成为员工实现人生理想、成就幸福人生的共生共享平台。

  从康恩贝50年发展当中我们体会到,企业的竞争说到底实际上是价值观的竞争。只有葆有长期主义的价值观,才会有机会。从长期主义的观点来讲,与其说是“机会”不如说是“生机”,这个生,是不自生故能长生;是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是与消费者、与伙伴、与自然、与社会共生,与天地万物一体,这才是生生不息之道。企业一旦真正建立了价值共生的生态体系,基业长青是随之而来的结果。2016年,我们提出要伴随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进程,与时代同频共振,让康恩贝成为中国医药健康产业卓越的世界级企业,成为中国现代中药与植物药走向世界的金名片。愿越大,越希望利益更多的人,越希望自己去改变。

  去年冬天C50+论坛走进北大时,我们提出商业让人类和世界更美好,商业的本质就是成就客户,让客户的生活乃至生命更加美好,这是康恩贝过去50年的坚守,也一定是未来50年乃至100年的坚持。前路漫漫,道阻且长,但生逢这个伟大的时代是我们最大的底气。陈老师说,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性,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向内求得力量,向外获得共生。所以“正心奉道,行正致远”,这就是康恩贝面对所有不确定性的方法论,愿与此与大家共勉。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大河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

精彩阅读